西拉雅.馬卡道.放索社
關於部落格
母語, 政治漫畫, 其他.
  • 16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母語教育 ê 新聞

相 信 kàu-taⁿ iáu-ū 人聽著母語, tio̍h kan-na 想著台語, 其他語族 ê 母語 tiāⁿ-tiāⁿ hōng bē--kì-ê, ē-tàng chai-iáⁿ chia-ê "少數母語" ê 維持 kap 推廣, ū 相當 ê 困難性. 另外, 教材 mā 是 不止á 大 ê 問題, 文字系統一直 lóng 真亂, góa 所看--著ê 教材, ná像是 通用 kap TLPA khah chia̍p 出現 tī 教材內底?
相信至今仍有人聽到母語,就只會想到台語,其他語族的母語經常被人忽略,可以想見這些「少數母語」的維持與推廣,有著相當的困難度。另外教材更是個大問題,文字系統一直是處於混亂的階段,我所看到的教材,似乎是通用拼音與 TLPA 比較常使用在教材當中?
其實國小推廣鄉土語言的成敗關鍵,取決於學區內人口結構與特性,彰化縣內的客家人都已「福佬化」,沒有教導客語的客觀環境...
愈往南部縣市的鄉土語言教學,似乎比北部和中部學校來得積極。
在 góa leh 看, lú 都市化 ê 所在, 母語教育 lú bái 進行. 1方面是語族透濫可能 khah 複雜, bô像庄腳所在, kāng 1-ê 庄á 可能差不多是 kāng 1-ê 語族; 另外1方面, 市區 ê 環境, khah che 講華語--ê, 以 góa ka-tī ê 經驗, tī 台南市接觸著 ê 學生gín-á, khah bē koàn-sì 講台語, 顛倒 chìn-chêng tī 台南善化 ê 家教, 6-ê 讀高中ê cha-bó· gín-á, 除了 ū 1-ê 厝nih m̄是講台語--ê 以外, 其他 5-ê lóng chham góa 講台語, 而且講kah真自然, 連問問題 lóng bô 例外.
依 我的看法,越都市化的地方,母語教育越不容易進行。一方面是語族的混雜較為複雜,不像鄉村地區,同一個村子裡頭,差不多是同一個語族﹔另一方面,市區的環 境偏向講華語,以我自己的經驗,在台南市接觸到的學生,比較不習慣說台語,反而之前在台南善化的家教,六個讀高中的女生,除了有一個家裡不是說台語的以 外,其他五個都跟我用台語溝通,而且講得相當自然,連問問題都不例外。

現chú時 tī 台南市, bat ū 國中 ê cha-po· gín-á 講 in 感覺台語真粗俗, 講是台語 lóng ê 講 "啥物啥物洨"... 講 chia-ê 話 ê gín-á 母語就是台語, 伊 bat 講出 "半暝chia̍h西瓜--反症" chit 句話, 相信厝nih 應該 kài-chia̍p leh 講台語才對.
現在在台南市,曾有國中男生跟我說他覺得台語很粗俗,因為台語都會說到「什麼什麼洨」... 講這個話的小孩子,母語就是台語,他曾說出「半夜吃西瓜--反症」這句話,相信家裡應該經常說台語才是。
全國各縣市推廣鄉土語言的成效不一,但可喜的是,各縣市學校都勇於創新,結合地方文史特色來傳授鄉土語言...
Góa 本身m̄是母語教育人員, mā bô tī 學校教冊, 實在 bô了解實際 ê 狀況. M̄-koh, 頂面報導講--著 ê 教學方式應該是 bē-bái, 至少 ē-tàng 順sòa 推sak 地方 ê 人文特色.
我本身不是母語教育人員,也不曾在學校教書,實在不了解實際的狀況。不過,上面報導裡頭說到的教學方式,應該是不錯的方法,至少可以順便推廣地方人文特色。
鄉土語言教學實施已四年,教材紛亂、師資良莠不齊問題卻還是存在,教育部國教司指出,由於鄉土語言用字與拼音尚未統一,目前教材僅能實施「事後評鑑」,為進一步確保教材品質,教育部已委託國立編譯館研擬鄉土教材「初步審查」制度,將對教材份量及用字合宜性進行管控,教材所用文字不能太難或太怪,必須以「國語課」所教漢字作為基礎
吳財順說,由於許多教科書出現太艱澀的漢字或「怪漢字」,造成教學與學習困擾,教科書所用的字基本上希望能與小朋友的「漢字」學習齊步,小一、小二鄉土教學盡量以圖片繪畫為主,僅用小一、小二學到的簡單漢字,再逐年依照學生進度擴充內容。
想著 chìn-chêng 李慶安 leh 罵 "怪漢字", 後--來 洪秀柱 koh 罵 "羅馬拼音", 實在 hō· 人感覺真無奈, bē輸ê 一定愛承認台語 bô 字 thang 寫 chiah ē-sái. 頂面 吳才順 講--ê mā 真 ū 問題, 照伊 ê 講法, gín-á 根本 bô-hoat-tō· tē 細漢 ê 時 to̍h 開始寫 kap 讀台語文, 畢竟國校一二年所 ē-hiàu ê 漢字 siuⁿ 少, nā ū-iáⁿ 考慮著學生 gín-á 學習漢字 ê 時程, tio̍h bô 應該排除羅馬字, 而且應該先 hō· gín-á 學羅馬字, hō· in 同時培養讀 kap 寫 ê 能力, nā bô, kan-na ē-hiàu 聽 kap 講, chham "文盲" ū siáⁿ-mi̍h bô-kâng neh??
想到之前李慶安批評「怪漢字」,後來洪秀柱又 罵「羅馬拼音」,實在讓人感到無奈,彷彿一定要承認台語無字可寫才行。上面吳才順提到的也有問題,照他的說法,小孩子根本無法在小時後就開始寫與讀台語 文,畢竟國小一二年級所學會的漢字太少,要是真的考慮到學生學習漢字的時程,就不應該排除羅馬字,而且應該先讓小孩子學羅馬字,讓他們同時培養讀與寫的能 力,否則,只是會聽跟說,跟「文盲」又有何不同呢?
基隆市正濱國小教務主任林碧鴻也認為,台灣北部家庭都用國語溝通,連電視節目、廣播都以國語為主,鄉土語言教學成效打折扣,不過,該校教學組長陳釗文也強調,如果父母願意用母語與子女溝通,效果就會很好。
Chia 講著 1-ê 重點, 家庭是培養母語語感 kap 觀感真關鍵 ê 1-ê 所在. Ū-ê sī-大人 kap 幼-gín-á 講話 lóng ē "自動" 變成華語, 出發點可能是驚 gín-á 聽bô, 結果 lú án-ne 做, lú hō· gín-á 減少練習母語 ê 機會, 變成惡性循環.
這裡提到一個重點,家庭是培養母語語感與觀感非常關鍵的一個地方。有的長輩與小朋友講話,都會「自動」轉成華語,出發點可能是考慮到怕小孩子聽不懂,結果越是這麼做,越讓小孩子減少練習母語的機會,變成惡性循環。
該校教師說,仁和國小學區的老榮民,認為他們的母語不是台語,應該是四川話、湖南話或北京話等,這些觀念上的問題也對教學構成阻力。
Che tio̍h是頭前講--ê, 社區內底通常 m̄是單獨 1-ê 語族, mā m̄是每 1-ê 人 ê 母語 lóng是台語, 對老榮民來講, in 當然認為台語 m̄是 in ê 母語, 但是用 chit 款理由來拒絕 gín-á tī 學校 ê 相關學習 mā bô kài 好. Nā 準講是góa, 住 tī 以客語為主 ê 社區, góa ē 足歡迎學校利用母語教學, 教 góa ê gín-á 客語, m̄-nā gín-á ē-tàng ke 學1種語言, mā ē-sái hō· giń-á 更加容易加入社區, 更加容易 kap 社區 ê 厝邊頭尾 tàu陣. Ah 台語 leh? tī 厝nih góa khah kap i 講 to̍h 好ah~ :)
這 就是前面提到的,社區裡通常不是單一語族,也不是每個人的母語都 是台語,對老榮民來說,他們當然認為台語不是他們的母語,但是用這種理由來拒絕小孩子在學校的相關學習也不太適當。換做是我,住在以客語為主的社區,我會 很歡迎學校利用母語教學,教我的小孩子客家話,不只小孩子可以多學一種語言,也可以讓他更容易融入社區,更容易與社區的左鄰右舍相處。那台語呢?在家裡我 再跟他說就好啦~ :)
家長認為純用漢語教學過於艱深,不過純粹用「羅馬拼音」或折衷「漢羅併用」的教學方法,還是引起家長與教師們的質疑,比較持功利立場的家長,則認為學生應該學好英語,學母語根本無助於考試升學,他們也質疑「羅馬拼音」或「漢羅併用」,可能妨礙學生學英語,另外不少教師用注音符號來教台語、客家語或原住民語言,由於發音不甚正確,成效也令人擔心
講 實在--ê, 台灣目前 ê 母語教育, m̄-nā 是 "2-pêng m̄是人", 根本是 "逐 pêng lóng m̄是人"!! M̄管 án-chóaⁿ 做, 一定 lóng ū 人反對(想--起來, 真濟代誌 lóng mā án-ne...), 所以 bô 必要走 chhōe "逐家 lóng 歡喜" ê 方式, he 是 bô 可能 ê 代誌, 只要反對 ê 聲音尚小 tio̍h ē-ēng--ê ah.
說實在的,台灣目前的母語教育,不但是「兩面不是人」,根本就是「每一面都不是人」!!無論怎麼做,一定都有人反對(是說,許多事情也都是這樣...),所以沒必要找尋「大家都高興」的方式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,只要反對的聲音最小就可以了。

當然, 相信大部分 ê 民眾 bô 時間 ah 是 bô 興趣去了解 chia-ê 問題, góa 想, che tio̍h是咱是 án-chóaⁿ ē tī chia 拍拼 ê 理由 loh.
當然,相信大部分的民眾沒有那個時間或者興趣去了解這些問題,我想,這就是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努力的理由了。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